麦浪和月光

我一直是我啊

在五一假期的正中间,在看完一串视频之后我敲下这些字。

不小不大骄傲和懒惰,自卑又自负,融在我的骨血里。我想着一定要如此这般要好好努力,把时间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边。

你看你能不能少刷点微博少看点同人少获取一点毫无意义的过眼即忘的信息。你做事能不能认真点,好好复习课文,仔细完成自己的计划,不把英文丢下。你看看你的青春变成了一个什么样子。你为什么总是把希望寄托给明天的自己|......

他开始说青年人的温情和感性,说不要成为这个社会冷漠的看客,不要那样沉默那样安静。
我闻之羞愧不已。如果愿望是改变什么,让这个社会前进一点,那现在又怎么能沉溺于自己的小小世界,怎么能在这个年纪就对社会上所有的事漠不关心。连最基本的关注都做不到,何谈面对问题的理性态度,又怎么不故作深沉,找到理性之下跳动的心脏呢?

摘抄

我开车去参加莱恩的葬礼,告诉他的儿子“你父亲是个好人”,但在那冰冷荒凉的浸礼会教堂里,这句话没人搭理。华丽的穿着,基督的欢乐,满怀希望又徒劳无益的一击,你一言我一语的神侃,在由各种不同长度和品种的草皮构成的人造宇宙里,我和莱恩的友情堪称存在的证明。它奢侈得无法捕捉,然而最终还是飞逝了。

人生耻辱的见证者们被抹去了,从此我的世界将变得轻盈。最终,世上将无人再记得我衣衫不整的窘迫岁月,那时我丢盔卸甲,像一条两次蜕皮之间的蛇,逃亡在不同的房子和不同的女人间,又像一只自私自利的怪兽,荒唐的欲念暴露无遗,社会地位贫穷而脆弱。

他人之死也把我们一点点地带走,直到我们一无所剩。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将是一种...

红玉米 | 痖弦

宣统那年的风吹着
吹着那串红玉米
它就在屋檐下
挂着
好像整个北方
整个北方的忧郁
都挂在那儿
犹似一些逃学的下午
雪使私塾先生的戒尺冷了
表姊的驴儿就拴在桑树下面
犹似唢呐吹起
道士们喃喃着
祖父的亡灵到京城去还没有回来
犹似叫哥哥的葫芦儿藏在棉袍里
一点点凄凉,一点点温暖
以及铜环滚过岗子
遥见外婆家的荞麦田
便哭了
就是那种红玉米
挂着,久久地
在屋檐底下
宣统那年的风吹着
你们永不懂得
那样的红玉米
它挂在那儿的姿态
和它的颜色
我的南方出生的女儿也不懂得
凡尔哈仑也不懂得
犹似现在
我已老迈
在记忆的屋檐下
红玉米挂着
一九五八年的风吹着
红玉米挂着

摘抄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聊斋》所有的故事只有一个男主人公,就是那个书生。除了《娇娜》里的孔生使过一回剑,《连城》里的乔生割过一点肉,基本上,他在生活中什么都不能干,也什么都能不干,唯一的用途就是吟诗、读书、应考。像《红玉》中的冯相如,一切自有女主角去安排,他只管哭:“生大哭”,“益悲”,“日夜哀思”,“泪潸潸堕”,“于无人处大哭失声”,“悲怛欲死,辗转空床,竟无生路”。这都是婴儿车里坐着的系围脖、含奶瓶的巨婴,由超级奶爸的作者推着走。你读《聊斋》,读不到真正的冲突、挫败、救赎。都是些很快会化解的冲突,暂时的挫败。至于救赎,那些命运的宠儿们有什么需要救赎的呢?他不仅不能自立,而且缺乏自省。他无需质疑生活的正当性,也从来...

希望你多动动脑子,这样才算是学习呀

摘抄

  
     在所有对“爱”的定义中,有一个曾最深地打动我:“True love is love for humanity”。我想它的意思是,只有真正爱人类的人才可能爱上一个具体的人。就说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这份爱是在表达这个人靠近真善美的决心,就是说爱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个遭遇,就是说真正的两性之爱是对正义之爱的一个分支。

她在满是浮尘的春天大路上跪下了,一个头磕下去,额头上沾满了灰尘。看吧,想从过去日子里找点回忆有多么徒劳无益。看看吧,过去,在我身边时总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的姑娘成了什么样子。我一催马,跑到前面去了。马的四蹄在春天的大路上扬起了一股黄尘,后面的那些人,都落在尘埃里了。  

 春天越来越深,我们走在漫长的路上,就像是在往春天深处行走一样。到达边界时,四野的杜鹃花都开放了。迎面而来,到处寻找粮食的饥民也越来越多。春天越来越深,饥民们脸上也越来越多地显出春天里连天的青草,和涌动的绿水那青碧的颜色。

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这样,你不要它,它就好好地在那里,保持着它的完整,它的纯粹,一旦到了手...

永恒

终于找到了!
什么?永恒。
那是沧海,
融入太阳。
 
我永恒的灵魂,
关注着你的心,
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
 
众生的赞誉,
普遍的冲动,
你就此飞升!
超脱凡尘
 
没有希望,
没有新生,
科学与耐心
难逃苦役。
 
没有明天,
炭火如织。
你的热情,
天生使命。
终于找到了!
什么?永恒。
那是沧海
融入太阳。

作者 /  兰波
译者 /  王以培

这首诗收录在兰波19岁完成的作品《地狱一季》的《言语炼金术》一篇中,实际上“言语炼金术”前还有一个前缀“谵妄”。兰波在其中说到“我用词语的幻觉解释我各种具有魔力的诡辩。”
 ...

所有的所有与我皆有联系,我的存在就令人惊异。诗人艰巨的任务,就是在这浩瀚的宇宙中,将迸发出的灵感,精致地打碎,洒在最细微的地方。

就像那颗小星星的星光,也曾穿透苍穹,到达我的目光里。

我为简短的回答向庞大的问题致歉。 
真理啊,不要太留意我。 
尊严啊,请对我宽大为怀。 
存在的奥秘啊,请包容我扯落了你衣裾的缝线。 
灵魂啊,别谴责我偶尔才保有你。 
我为自己不能无所不在向万物致歉。 
我为自己无法成为每个男人和女人向所有的人致歉。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无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辩解, 
因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碍。 
噢...

在思考跟中国相关问题的时候,还望谨记钱穆老先生在《国史大纲》的开篇:
一、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
二、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